槟城

蛇庙

蛇庙(Snake Temple)又叫青龙庙,原名“清水庙”(系道教寺庙),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位于摈城以南14千米处,正名叫福兴宫,山门刻“青云岩”,供奉清水祖师(宋末抗元英雄陈昭应的法号,晚年隐居福建安溪县为僧,1109年卒于清水岩,乡人立庙祀之),是安溪陈姓华侨从家乡清水岩传衍来的。 据说1795年前后佛诞时,青蛇进庙偷吃香客供奉的食物,驱之不去,越聚越多,长者一米多(当地人称之为“青龙”),小者如蚯蚓,盘伏于神龛、香案、烛台、花瓶、梁柱上,状极恐怖。这些青蛇都是毒蛇,但仿佛受过训练,白天静卧不动,既不怕人也不害人,俨然显出修炼成“仙”的慈善模样,任人膜拜,从不伤人。只是到了夜阑人静,才抛开斯文的姿态,狼吞虎咽地把供品一扫而空,据说一条蛇每天可吞食70只鸡蛋。信徒们说是蛇被佛祖感化,其实蛇被香火长期熏陶,变得迟滞,只能靠供食维生,完全丧失了在野外生存的能力了,从生物学角度来看,这是一种退化现象。 蛇庙香火常盛不衰,游客络绎不绝,因而成为马来西亚十大名胜之一。在寺庙旁边的翼室,有当地人缠拿着大蟒蛇供人拍照,惊险刺激,不妨一试。  

孙中山先生纪念馆

槟城是孙中山在海外革命事业的根据地之一,他曾在槟城住过,与槟城结下深厚情缘。当年他将南洋同盟会指挥中心迁到槟城,向外募捐搞革命。 「黄花岗起义」正是在槟城策动。 孙中山是在20世纪初数度到槟城发动起义运动,位于乔治市中心中路65号的阅书报社,是他频密逗留的重要地点之一。孙中山在槟城商议发动革命运动的历史性建筑物阅书报社,将改为“孙中山博物馆”,同时做为槟城旅游新景点。 依据记载,1905年孙中山到槟城的第一次有记录演讲,就是在槟城阅书报社;这里也是他组织同盟会及认识槟城两名重要支持者吴世荣及黄金庆的地方。 1908年,孙中山发表历史性的演说“满清不倒,中国势必再亡”,同样是在阅书报社。 孙中山先生于一九零八年创办了槟城阅书报社,号召了许多忠贞不渝的支持者,为一个自由的新中国而奋斗。经过了将近百年岁月的洗礼,今天的槟城阅书报社屹立不倒,站在捍卫历史的岗位,继续作为父老先贤曾经为拯救中国的革命事业“抛头颅,潇热血”的见证人。 她也同时继续为社区贡献力量,打造一个更美好的明天。孙中山先生纪念馆一旦完整落成,孙中山先生纪念馆将成为一座生气勃勃的历史机构。它以利惠社区为本,必将崛起为本区域的文化,艺术和表演中心,成为一个提倡和发扬文艺的活跃舞台。 除了展示历史文物的空间,譬如记载孙中山先生槟城六年行踪,专题时光隧道,重演庇能会议生动蜡像馆,以及纪念槟城阅书报社和光华日报大事记的纪念堂,纪念馆也开放给公众,让他们享受和使用这里的生活文化资源。这些设备和资源包括一间图书馆,研究中心和一间演讲堂,以及一间充作书法和绘画教学的文化中心。 此外,另有空间作为音乐,歌唱,舞蹈和武术的培训场地。 槟城-改变中国的历史 槟城在改变中国历史方面扮演着重大的角色,可是却一直没有被史学家详细的记载辑录,或者轻轻一笔带过。住在槟城的华侨曾经积极协助孙中山先生搞革命。槟城的先辈在最后的两场战役立下汗马功劳,推...

孙中山基站-裕荣庄

随打铜仔街拐弯,在右方排列的单调矮楼店铺,是建自19世纪初页的历史遗产。此地曾是马来人和苏门答腊人集中区。 十九世纪中,华族侨胞才入乡随俗在此地兴建当时算是领尽风骚的店屋。在右方建于1870年门牌102号,髹上浅蓝色漆油的便是「裕荣庄」,门梁上还有「思妮护旧续奇缘,孙文革命在此家」的对联,业主已由当年谢氏宗亲的授托人谢裕生先生转为目前的邱思妮女士。这座故居仍然保存着极具历史艺术的雕塑木帘和优美绝伦天窗的原貌。 裕荣庄曾在1909年至1911年期间,成为中国革命领袖孙中山国父督军施令基站,以及东南亚海内外参与反清复明使命的「洪门会」私会党聚首地。本邦华侨皆大力支持孙国父反抗满州朝廷和外国帝国主义在中国的抬头。中国终于1911年成立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孙中山先生众望所归,出任首任临时总统。 带着“全球历史最悠久的民营华文报纸”之头衔的《光华日报》当年也是在这里出版。 1910年12月20日,孙中山委派胡汉民、汪精卫等人在马来西亚槟城创办了《光华日报》。创办初期,《光华日报》是中国革命党在马来西亚最重要的机关报。在血雨腥风的革命中,它担负起号召海内外华人大团结,推翻封建社会的使命。当时,《光华日报》的诞生犹如一支站在南洋最前线的义勇军,支持中国民主改革运动和抗日救国运。          

槟城玩具博物馆

对玩具迷来说,槟城最首先推荐的景点就是槟城玩具博物馆(Toy Museum),从原本是私人的收藏品,到打破收藏纪录与成立博物馆,如今馆内已拥有超过十万件玩具的收藏品,从玩偶、洋娃娃、模型到各种电影出现的造型玩具,玩具博物馆都可说是玩具的天堂。 博物馆长自豪地表示:「此座是全亚洲区第一、也是全世界最多玩具收藏品的博物馆。」最适合玩具迷与电影迷的博物馆,面积为650平方公尺,玩具收藏品从50年代到最新星际大战的人物玩偶,都是馆主从1973年至今一直不断收藏的结果,从第一个卜派玩具的收藏,到180公分高的日本机器人,以及各种芭比娃娃的衣物、饰品、衣柜、各种房屋家具的模型等。 玩具博物馆于开幕后,即创下两项马来西亚纪录:第一,拥有世界各地多达5000个品牌玩具,10万件收藏,可谓声势浩大。而10万件收藏,涵盖了20世纪70年代以来世界各地最为流行的玩具。当然,30多年来,一些玩具已经退出流行舞台,但这里的保存却依然如新。 第二:馆内最多的还是时下最流行的卡通动画和电影主题玩具,最新的星际大战电影人物在开幕时,也同时间上架以供参观; 而历久不衰的卡通人物有蝙蝠侠、蜘蛛人、超人、白雪公主和7个小矮人等,都有设置;另外,由电脑科技创造出来的虫虫危机、怪兽电力公司及星际宝贝等的玩偶,都在此馆内可见。而且博物馆每个星期都有新玩具上架,让来此观赏的旅客皆可看到最新最流行的玩具。

槟城热带香料园

位于直落巴港,置于溪流和瀑布之间的热带香料园宛如世外桃源。这座新开幕的花园,为了不破坏自然,园内建筑取用废弃老屋完好的建材加以利用,搭建出别具风情的景观。 进入香料庭园,宛如探入天堂的小口袋。在这片占地辽阔的花园里,种植了500多种植物,光是香料植物就超过100多种,长得像粉红郁金香的叻沙(Lasak)、具有消炎止痛等疗效的豆蔻、具有催情作用的精油材料依兰依兰等,可说是多元化生态系统的最佳缩影。沿着园内起伏的小道就可以观赏到各种香料园,如姜园、蕨园、竹园和蔗园等。 热带花园还有一间专门售卖香料的商店,开在山腰、树林中,面着海。在那里,终于看见了豆蔻果。豆蔻果的果实多是椭圆形的,表面黄白色至淡黄棕色,气芳香,味辛凉略似樟脑。 只用花20多元马币门票,就可以在园内看到各种热带植物,导游会一一告诉你,眼前的植物就是你熟悉的某种香料的果实。  

槟城蝴蝶公园

踏入大门,迎面一抹飞影,游客们急急闪避。原来是一只漂亮的蝴蝶,身披五颜六色的彩衣,迎接各方客人来了。这就是槟城蝴蝶公园(Penang Butterfly Farm)的待客之道,给客人一个热情的见面礼。 蝴蝶公园的蝴蝶从何而来?大多数来自园内的蝴蝶培育及繁殖中心。尽管如此,公园顾客服务经理吴家梁说,单靠蝴蝶培育及繁殖中心并不够,该园还在槟岛及威省一带另设5个蝴蝶培植中心,大量培育蝴蝶。 另一方面,为了维持园内的蝴蝶数量,蝶园同时也积极地研究蝴蝶的习性,以期对蝴蝶的生态更加了解。目前,蝴蝶公园内的蝴蝶有4000多只,品种多达130种。 到达蝴蝶公园后,有漂亮的花蝴蝶相迎,迎客方式别具一格,游园的客人们自然十分高兴,欣然让蝶儿翩翩引路。这是一个蝶儿的世外桃源,主人都是一帮爱花的“浪子”,任意采花、随心喝蜜,在这片快乐的天地里,它们的天职就是每天忙着飞舞花间采花忙,日子过得再逍遥自在不过。蝴蝶公园,是片面积约1公顷的花蝶天堂,四周的围墙及屋顶都以篱芭筑成,半露天,天上的白云都爱飘来入景,把蝶园的天地加高加大了。 4000多只的蝴蝶在这小天地里聚合了绚丽的光谱,为了不让游客错过园内的景点,蝶园中有一条小道引导游客游园,一路上草木青葱,花香扑鼻,彩蝶翩翩起舞,一举一动无不牵引着游客的目光,让漫步园中的游客发掘一个个隐藏着的美丽景色,沉醉其中。 园内还有一座红色小木桥,桥下是荷池,满地长满了绿色的扇形荷叶及粉红、白色的荷花,荷花灿烂盛开,痴心蝴蝶不停地绕花徘徊,露出了蝶恋花的痴缠情。                        

槟城战争博物馆

槟城峇都茅在60年前的二战时期,是个避难逃亡的地方。当地在第2世界大战结束后,留下了英兵驻槟基地,即目前的战争博物馆。这个基地在二战过后,也被人称为“鬼山”-亡魂战士的家。山内至今尚遗留着当年抗战日军殉职的英军坟墓,还有一个日军处死俘虏的断头台。 在这里,一切设施,用具都保留原貌。走进战争博物馆犹如踏入时光隧道,置身在第2世界大战的年代,除了游览基地外,钻进伸手不见五指的阴暗地下室,再从楼梯爬出走到大炮台﹑兵营﹑俘虏牢﹑砍头台及战死的军魂墓地,将可一窥战地的神秘面纱。 去过战争博物馆的人,有者觉得里边阴森﹐其中当走到兵房却看到了不该看的黑影,过后发现原来是当局所布置的披头散发公仔﹐胆小的人还以为真的那么邪。          

华盍街大教堂

1786年抵达槟榔屿立后,莱特引进了首批来自吉打港口的罗马天主教徒到来定居。这批欧洲人和缅甸或暹逻人通婚的后裔,之前由于政治迫害而从普吉岛迁至吉打。 大教堂是由加诺神父在1786年所创,在1857年它从教堂街迁至华盍街。现今教堂旁建筑物是由马尼苏神父所建办。 1861年,这座教堂可容纳一千二百人,在1955年被格升为槟城主教教区之后,大教堂就被翻新重修,以便迎接槟城第一任教主Kanan Mongsignor Francis Chan神父。 以前,教徒聚集在教堂建筑后巷(Lorong Argus)一带,如今剩下的寥寥无几。其中,有一间建筑是建于19世纪的英印混合式特色洋屋。        

槟城观音亭

观音亭位于槟城乔治市正中心的 MASJID KAPITAN KELING 路上,它是由 1800 年代最早移民到槟城的华裔所建。这座槟城最古老的华人庙宇,在观音诞辰庆典时,常常吸引许多善男信女泣临膜拜。观音亭每年于农历二月、六月及九月的第 19 日,一年三次大事庆祝观音诞辰。 香火鼎盛,古色古香的观音亭,匠心独运,自出机杼。观音亭建于1800年前,其瓦顶冠脊,镶有一对栩栩如生的双龙戏珠精工雕琢,镶月裁云,堂皇瑰丽。善男信女携老带幼沾香求神,络释不绝。每逢观音诞,观音殿前花冈石庭一年三次必演大戏酬神。    

槟城巴迪工厂

第一间巴迪工厂坐落于Teluk Bahang,售卖各种各样的巴迪产品,而且非常深受游客的欢迎。里面除了有销售厅之外,还有制作巴迪过程的生产工厂。游客可以往巴迪厂参观以传统技术,使用腊汁与染料染绘巴迪的过程。 巴迪是一种马来的民俗艺术,用融化的蜡油在布料上绘出各式各样的图案,再着上颜色,最后再将蜡油洗掉,就成为一片五颜六色的彩布了.很平凡的过程,但每一幅布都是宽一公尺,长数公尺的面积.要把整张布都画得满满的,其实很不简单。 马来西亚的巴迪蜡染布有各式各样吸引人的设计及颜色,巴迪布可以制成服装、桌布、窗帘、手提袋、图画及帽子。              

张弼士故居

张弼士故居被称为蓝屋, 是在1897年动工兴建的,用了整整七年才完工。张弼士是客家人, 他不同于他在槟城的客家朋友,其他人选择建比较时髦的屋子,蓝屋是根据风水而建立的。工匠在中国引入,材料是从苏格兰输入。动工那年,张弼士任清政府驻新加坡总领事,兼辖槟城、马六甲及附近英国殖民地事务。因此,他经常往返新槟两地。蓝屋竣工,他已升任商务考察大臣,光绪皇帝曾接见他,并授予太仆寺正卿衔(位列二品,当时满清官阶分九品,一品最高。县令列七品,州官也不过四品),在获得清政府授予官衔的南洋富商中,数张弼士的地位最高。 张弼士是19世纪末华人发财致富,亦官亦商,权力与财富相结合的一个典型。张弼士才16 岁,便只身从中国来到南洋, 开创他的大业。曾被中国清政府任命为驻槟城首任领事、新加坡总领事、侍郎(相当于副部长)、任命他为考察外埠商务大臣,兼槟城管学大臣等职,被当地誉为清朝最后的官员。他于1916 年过世时, 显赫一时, 英国政府亦为他下半旗致哀。 张弼士学语言的天分很高,除了南洋通行的各种华族方言外,他还能讲英语、荷兰语与马来语。他晚年还经常穿洋服,偶尔也吃西餐。蓝屋外观虽是很中国,但内部陈设却是华洋融合,体现了中西合璧。 1886 年,张弼士在槟城创办万裕兴轮船公司;1912年,他在槟城开办了万裕兴垦殖公司,并且设万裕兴总公司,以应接各埠支店汇兑财货,此外,他还经营药材业, 在新加坡、雅加达、香港和广州等地开设药行,组成了庞大的药材集团。后来在槟城筹设了中华总商会,并往马来西亚各地劝导华人设商会与办学。 张弼士足遍东南亚与中国大江南北,住过的豪宅难计其数,但经过百年的风风雨雨与战火洗礼,完整保留下来的屈指可数。在东南亚,唯一保留得最完整的张弼士故居,是槟城的坐落在莲花河街(Leith Street)’蓝屋’张弼士府第, 确是一建筑奇葩, 府第占地5万2千平方英尺,建筑...

槟城市政厅

旧关仔角大草场的左边,耸立两栋殖民地政府大厅,白色的外观象征市议会在乔治市的地位和贡献,也是旧关仔角令人注目的建筑景观。两栋市议会的大厅,左右靠莱特街的叫Town Hall,始建于1880年;右边靠海的叫City Hall,是市议会的新楼,完成于1903年。以中文而言,Town Hall是镇公所,也可以像City Hall一样叫市政厅。 Town Hall的成立,是殖民地时代地方政府地位的肯定。不过当初大厦的主要目地是提供市民一个演艺和集会场所。华人称之为红毛公馆。市政厅的办公室则一部份挤在右边的一栋洋楼。20 年之后,随着乔治市的急速扩大和税收的增加,市议会终于拆掉旧的办公楼。新建了一座堂皇的市政厅。市议会有了新家后,就将原有Town Hall大加修建,装置当时最新的电灯和电扇设备,以作为更符合市民租借使用的公共场所,如宴会、舞会、庭园宴会,甚至是华人的出殡礼。 值得一提的是,二次世界大战前,大草场有个乐台音乐亭,市政府早在1890年成立的市乐队(The Town Band),按时奏演名曲以娱市民和游人。这菲律宾乐师所组成的乐队,也在柑仔园草场及高尔夫球俱乐部演奏。不幸旧关仔角和柑仔园草场的八角音乐亭,毕在日本占领期被拆除。两栋市政厅之间,战前曾有一座两层楼的槟城板球俱乐部(The Penang Cricket Club),供英国或欧洲社群所使用。在大草场上打板球令他们有如身置家乡,而俱乐部会员亦是地位身份的象征。 市政厅的部门,数度搬进出Town Hall。 90年代末出租当私立学院。 1999年好莱坞影片“安娜与国王”亦借用二楼的会堂充当泰国法院拍摄场景。只是市民至今尚无缘自由再利用这属于市民的公共场所。现晚上的殖民地时代大厦,名为美化市容夜景,投射于五彩更换的灯光,时红时黄,时青时蓝。 并排而建的槟州市政厅大厦如市议会一样,辟有阳台可眺望整个球场。以前,这里曾是名门...

Lost Password

Register

Skip to toolbar